当前位置: 4166am金沙 > 世界史 > 正文

4166am金沙外交部:香港政改中国的内政 不容外部

时间:2019-10-21 21:07来源:世界史
美驻中国香港新领事上任即发“颜色革命”论 遭中国痛斥 中央政府对香港实现普选的立场和诚意早已一次次清楚表达。然而,就在全港上下正为设计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具有香港

美驻中国香港新领事上任即发“颜色革命”论 遭中国痛斥

  中央政府对香港实现普选的立场和诚意早已一次次清楚表达。然而,就在全港上下正为设计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具有香港特色的普选制度而理性沟通、良性互动的时候,末代港督彭定康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香港唯一缺乏的,就是选举自己政府的权力,而香港迟早都会拥有这个权力。”“任何人试图阻挡,只会是白费力气。”据香港媒体报道,《华尔街日报》11日刊登了对彭定康的专访,彭的言论被认为是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引发香港舆论的反感和炮轰。

摘要: BBC报道,美国驻港总领事杨苏棣就香港政改问题发表意见后,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即质疑杨苏棣“指导”香港,“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强调政制发展问题属香港内部事务。 BBC报道,美国驻港总领事杨苏棣就香港政改问题发表意见后,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即质疑杨苏棣“指导”香港,“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稍早时,即将离任的杨苏棣在评论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时表示,包括政府在内的社会各界应尽早投入政改谘询,而遵守《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落实普选是重要的。 杨苏棣回应对“占领中环”行动的看法时则说,市民行使示威和表达权利是重要的,但他提醒市民要小心守法。 对于杨苏棣的言论,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质疑称,若外国驻港领事刻意曲解《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对香港进行“指导”,根本就是干预香港的内部事务。 发言人并强调,政制发展问题属于香港的内部事务,“任何外国政府或官员都不应干预,都不应指手划脚,妄加评论”。“说三道四” 发言人指出,外交部驻港公署已多次向美国提出严正交涉,要求美方不做违反《维也纳领事关系公约》的事,不对香港内部事务说三道四等,不做任何有损香港稳定和中美关系大局的事,而美方也作了承诺。 该发言人说,期望有关人士言行一致,停止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和停止干预香港内部事务。 将于今年6月底离任的杨苏棣于2011年时也曾经被批评试图干预香港事务。 另外,继杨苏棣之后担任美国驻港总领事一职的将为美国资深外交官夏千福。

  新华社电(记者崔文毅朱佳妮)外交部发言人秦刚2日表示,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有关香港政改事务属于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是中国的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预。

香港消息:据媒体报道,美国驻香港总领事夏千福24日发表上任后首次公开演说,就香港政改问题发表评论,虽然他否认美国政府介入香港事务,称美国在香港没有支持任何政治人士或组织,但他在演说中多次使用了香港反对派常挂在嘴边的“真普选”一词,称港人对香港政制发展应有“最终发言权”。有记者问他将如何“协助”香港落实“真普选”,他回答称“不会排除任何可能性”。这些言论25日遭到抨击,有香港舆论认为,夏千福的演说看似不持立场,但透过他频频使用的“颜色革命”用语,可以看出美国想干涉香港事务的政治野心。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25日回应此事称,政改问题是香港的内部事务,是中国的内政,任何国家对此都不能说三道四。

4166am金沙 1

  在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有报道称,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曾致函英国议会下院外委会,要求其不要讨论并干预香港政制改革,中国驻英国大使也曾向英方发出类似信息。你能否予以确认?中方对英国一些议员有关香港政改的言论作何评论?

演说1/4谈香港政改

彭定康对香港内部事务指手画脚,有关举动引来香港社会各界一致谴责。

  秦刚说,中国全国人大外委会写信给英国议会下院外委会,主要背景是前不久英国议会下院外委会就《中英联合声明》实施情况进行质询。中国驻英国大使就此向英方表明立场,同样也是在履行他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派出的使节所肩负的职责。

据香港《文汇报》等媒体25日报道,美国驻港总领事夏千福今年上任后,频频约见香港各政党领袖倾谈政改,上月遭到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宋哲当面警告勿干预香港事务。但夏千福仍未收敛,24日出席美国商会午餐会时发表上任以来首次公开演说,其中演说内容1/4的篇幅有关香港政改。他称,美国对香港及澳门政策没有改变,支持中国的“一国两制”方针,对中国政府决定推进2017年普选香港特首和2020年直选立法会“非常赞赏”。但之后夏千福又声称,美国政府将继续支持香港逐步实现“真正普选”。他声称,美国对香港的选举进程“没有任何方案”,但又称,民主的基本准则是人民对自己采用的政治制度拥有“最终发言权”;美国不期待每个国家都完整复制他们的制度,但会积极支持世界各地的民众“建立各种有信誉的民主机制”。

  1
  干扰香港内部事务
  彭定康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多年的港督生涯,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花费了太多时间谈判,“而不是直接采取行动。”他还提到,香港社会有人担心中央驻港机构及组织会侵蚀本港的自主性,“如果真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肯定受到关注。”他又强调,英国和香港应在经济和文化保持紧密联系,英国对香港仍有着责任,“我们不应该忘记”。
  彭定康1992年获委任为末代香港总督。返英后,彭定康仍不时对香港事务发表看法。去年香港回归15周年前夕,彭定康宣称,港人要警惕,确保自由不会被慢慢侵蚀。日前,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国务大臣施维尔也就香港普选发表意见,甚至明确称“英国随时准备提供任何支持”。系列言论都被香港舆论炮轰,认为是干扰香港内部事务。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鉴林表示,彭定康的言论绝对是错误,香港政权移交中国,英国“不应该对香港政改发展作出任何干预”。他认为,“中央在政治制度发展上担当一定的角色,与干预根本是两码子的事。”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林健锋批评彭定康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不适合。他说,现在香港根据《基本法》,按照循序渐进、均衡参与的原则,不应将所谓的“国际标准”强加在香港身上,“应根据具体情况,实事求是”。
  2
  英治时代不提民主
  民建联议员叶国谦狠批彭定康的言论“不负责任、不知丑”,他指英国管治香港时并无在港推动民主,“临走时才来假惺惺……香港的民主从来不是靠英国人给,而是中央政府给予的”。他又指,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央驻港机构关注香港事务是理所当然的,不能视为干预,反而彭定康这个末代港督才不应“指手画脚”。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钟树根批评道,英国在香港近150年来的殖民统治,从来没给过港人真正的民主,只是在回归前夕策略性地做一些所谓民主的进展,干预“直通车”的和平过渡。
  民建联主席谭耀宗指出,彭定康于港督任内在政制问题上“另搞一套”,令香港政制不能在回归前后衔接,阻碍香港顺利过渡。他指出,香港回归后的民主发展,较中英联合声明的内容“步伐更加快,发展更加大”,彭定康不应该再对香港的政制发展“讲三讲四”,这只会显示出英方想继续影响香港的企图。他又表示,英国首相卡梅伦即将访华修补中英关系,彭定康的言论对中英两国的关系没有好处,希望英方不要再搞这些小动作。
  3
  不容外部势力插手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马豪辉认为,彭定康身为前港督,应该慎言谨行,尊重“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不应再对香港的政改“指指点点”。马豪辉强调,普选是中国的内政、是香港内部事务,但过去数月,接连有外国政界人士就香港政改发表言论,难免令人产生外部势力将会干预和介入香港普选的忧虑。
  彭定康的言论甚至没能得到香港反对派的掌声。泛民阵营的公民党议员汤家骅认为,外国人以任何形式参与香港事务,会让中央与港人的信任难以建立,普选之路会更难行。
  13日,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透过公署网站回应称,香港回归16年以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在港成功实施,广大香港市民依法享有前所未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国际社会对此有目共睹。发言人重申,政制发展问题是香港内部事务,是中国内政,坚决反对外国人士就此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来源:环球时报

  “中方和英方进行沟通,表明我们的严正立场,这是完全正当的,也是合情合理的。”秦刚说。

夏千福演说后会见媒体,被问到如何界定“评论”与“干预”香港事务,夏千福回应称,和其他国家一样,美国有权选择评论认为重要的事,如果有关事件影响美国利益,或触及美国核心价值,美国会毫不犹豫作出评论。

  相关新闻

被要求“思考屁股位置”

  国台办:希望台方尊重香港政制发展

夏千福的言论遭到香港各界人士的痛批。香港《大公报》25日评论称,夏千福一方面用极其圆滑的字词,肯定中央政府落实普选,另一方面又有意淡化或架空中央政府在特区普选中的决定性作用;一方面强调美国不持立场,另一方面又暗示美国希望香港如何去实现普选。实际上是为反对派违宪的“公民提名”撑腰,意图绕过基本法的规定,去额外增设一套提名方式,最终架空提名委员会,否定中央政府的权威。

  新华社电(记者查文晔)国务院台办发言人马晓光2日就台方对香港政改方案有关反应应询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作出决定,明确了行政长官普选的原则和制度框架。这一重大法律决定,符合“一国两制”方针和香港基本法,符合香港实际情况,也为香港广大市民支持和欢迎。

香港侨界社团联会会长余国春称,夏千福所言,尽显美国在香港政制发展问题上有混水摸鱼、甚至背后操控某部分人成为美国“代言人”的野心,夏千福联同反对派将“美国标准”强套给香港,漠视基本法的有关规定,是置港人利益于不顾。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黄英豪直言,夏千福身为外交官员,代表美国政府,在中国外交部已严正表明不容干预内政的立场后,希望夏“用脑袋同时亦要思考屁股的位置”。

  发言人说,我们希望台湾有关方面尊重香港的政制发展,尊重香港成功实践“一国两制”取得的成就,多做有利于保持香港繁荣稳定、有利于促进港台交流合作、有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事。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批评称,美国政府长期自命“世界警察”,夏千福蓄意在港推销美国民主制度,企图在香港制造假象,“中央政府需再次发声警告,确保外国势力不要再在香港内政上指手画脚”。

  发言人强调,台湾少数人借题发挥,试图抹黑“一国两制”方针,损害香港的繁荣稳定,阻碍两岸关系发展,是不得人心的。

在港启动“宁静革命”?

  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极端反对派不要沦为历史罪人

在过去30多年的外交生涯中,夏千福曾出任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台湾部主任、五角大楼海军作战部部长的外交政策顾问以及国务院台湾协调处处长等。他在台湾工作期间,就对当时台湾发生的一系列夺权及政治斗争,尤其是李登辉以“推动民主化”为名、行“去中国化”的“台独”为实的现象进行观点提炼,总结出“宁静革命”概念,即在不引发大规模战争,不会将美国引入战争泥泞的前提下,在当地煽动“独立”势力,扶植亲美政权。之后他在陈水扁执政期间将这套“宁静革命”理论运用得“出神入化”。香港《文汇报》25日评论称,夏千福出任美国驻港总领事,反映了美国对港政策的调整,由声名狼藉的“颜色革命”,变成杀人于无形的“宁静革命”。文章称,现在夏千福与香港反对派全力争取的所谓“真普选”,不过是企图重施在台湾时的故伎,在香港煽动“分裂主义”,将香港变成反华势力的桥头堡,成为美国制衡中国的重要棋子。所谓“宁静革命”其实并不宁静,而且充满凶险,危机四伏。

  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香港政改的决定出炉之后,香港舆论有许多欢呼之声。政改“五步曲”完成了第二步,中央再次表明推动普选的决心,厘定了政改框架。喧扰多时的争议从此可以放下,香港距离普选又近了一步,毫无疑问,这事值得庆贺。

香港《太阳报》25日评论称,夏千福继早前英方扬言随时准备提供“任何支持”之后,再向香港政改问题发射另一枚糖衣炮弹,延续英美介入香港事务的大合唱。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国务大臣施维尔搬出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国的身份,为介入香港政改问题建立切入点,但美国没有这个身份,夏千福只好以“真正普选”作话题,其实只是异曲同工,以另一种方式暗撑反对派。

  但是,同样毫不意外的是,香港极端反对派表示不满意,他们宣称这是“民主的倒退”,并且扬言要在接下来的立法会审议中,不让政改方案通过。

  港英政府统治150年,香港没有实现普选,港督都是英国直派,香港市民连发言权都欠奉;回归不到20年,一人一票的特首普选已经近在眼前。从没普选到有普选,竟然会是“民主的倒退”,这是什么逻辑?

  事实是,极端反对派生气的原因无关民主,而是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让他们推自己人出线的希望变得渺茫。决定规定,由提名委员会经民主程序选出两到三名特首候选人,每人均需获得提委会过半支持。提委会1200名委员,来自香港四大界别,代表的是社会各阶层的利益,走极端路线的反对派,从来都是“非主流”,很难获得过半支持。

  这也是极端反对派一开始就坚持“公民提名”且不惜以违法“占中”相威胁的用意,把水搅浑,他们才有可乘之机。从头到尾,极端反对派标榜的“国际标准”、“真普选”,其实和民主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事实上,西方选举在提名阶段,没有统一国际标准可言,谁也不敢说自己的标准就是国际标准。极端反对派所争,只是一己之私。

  极端反对派还在继续污蔑中央的决定。相信广大香港市民,有智慧分辨真伪,作出理性判断。

  极端反对派宣称,两到三名候选人太少,提委会过半支持门槛太高。果真如此?美国大选,有几个候选人竞争?多数国家和地区选领导人,也就是两三个候选人,候选人多了,只会分散注意力和劳民伤财。

  特首候选人需得到提委会过半支持,是因为特首的宪政地位和法律地位决定了他必须是一个能够跟中央对话,并且可以协调香港各阶层,能在香港取得最大公约数的人。过半支持,才能保证候选人在四大界别都有一定支持度,而不是只有一两个界别喜欢。

  中央明确指出,香港特首要爱国爱港。有人对此不满,认为其中有意识形态。实际上,全世界哪个国家选出的市长或州长敢说自己不爱国?爱国爱港,是不言自明的政治伦理。中央之所以要把话挑明,是因为在香港过去的政治活动中,出现了一些公然对抗中央、跟基本法唱反调的政治人物,积极想要“出闸”的情况。如果真让这样的人上位,对香港又有什么好处呢?

  没有必要在虚幻的民主概念里打转,而应该时刻掂量,哪种方式对香港最有利,最能保持香港的繁荣稳定。世界上因为突然实行所谓民主而陷入混乱甚至战争的地区多了去,所谓的民主从来不是万用灵丹,不是越猛越好,而是对症下药才有效。

  港英时期,有一句形容香港的老话叫做“有自由,没民主”。香港欠缺民主的训练和经验,就民主化进度来说,要先学走,后学跑。提名委员会的前身是选举委员会,这种方式已在香港的4任特首选举中用过,被证明是稳妥有效的。2017年普选如果能实现,将是香港破天荒的“第一次”,难道不应该循序渐进,行稳踏正吗?

  极端反对派拥有香港立法会的关键少数席位,如果他们铁了心要拉倒政改,“五步曲”可能会止于第三步。这样的话,本已近在咫尺的普选,就将变成远在天涯,不知何年可以重来。普选是香港民主发展的机会,也是中国“一国两制”发展的机会。极端反对派如果真破坏了普选,将成为不折不扣的历史罪人。

  来源:环球网

编辑:世界史 本文来源:4166am金沙外交部:香港政改中国的内政 不容外部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