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66am金沙 > 文物考古 > 正文

太阳神鸟金箔:古蜀人留给今人的艺术遗产

时间:2019-10-22 23:22来源:文物考古
演讲人:王仁湘  演讲地点:成都市博物馆 演讲时间:2016年12月 有3000年前金箔上的太阳神鸟图案,我们就这样拥有了3000年后今天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这太阳神鸟图案,是古蜀人留给

  演讲人:王仁湘  演讲地点:成都市博物馆 演讲时间:2016年12月

有3000年前金箔上的太阳神鸟图案,我们就这样拥有了3000年后今天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这太阳神鸟图案,是古蜀人留给今人的珍贵艺术遗产,解读它,理解它,也自然成了研究者们的一个重要课题。 我们的时代,已经是一个崇尚标志的时代。在现代都市,张开眼睛一望,你很容易见到一个又一个的图形标识,这就是logo。 在现代社会,标志并不仅仅是企业形象的写照,它还深入到各个领域。一个行业协会,一个团体机构,一所学校,一个非营利组织,甚至是一个商品,都有可能设计有这样的标识,都可以拥有自己特定的logo。 随着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也需要一个象征性标志来作为号召。有关机构,许多的学者,都开动脑筋,要设计出一个理想的文化遗产保护标志。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设计方案要在广泛的层面得到认同,可不是随便一个什么图案就可以取来做标志的。既然是设计文化遗产保护标志,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由现成的文物图像上提取典型元素进行设计。这个思路是对的,不过文物资料也实在是太丰富了,前后有成百上千文物图案提炼成的图案可供选择,而成都金沙村出土古蜀时代金箔上的太阳神鸟图案,很自然地成为了标志的首选图案。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国家文物局颁布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 国家文物局已经正式公布采用金沙“四鸟绕日”金箔图案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公告说“太阳神鸟图案表达着追求光明、团结奋进、和谐包容的精神寓意,而且构图严谨、线条流畅、极富美感,是古代人民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丰富的想象力、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精湛的工艺水平的完美结合。它的造型精练、简洁,具有较好的徽识特征”。 国家文物局最终确定中国文化遗产标志上方采用简体中文“中国文化遗产”;下方采用汉语拼音“ZHONGGUOWENHUAYICHAN”,或者用英文“CHINACULTURALHERITAGE”。标志的标准色彩为金色,也可根据不同需要使用其他颜色。标志核心位置的金饰文物图案,除配合文字使用外也可单独使用。国家文物局2006年2月发布《中国文化遗产标志管理办法》的通知,规定使用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应当根据颁布的式样,按比例放大或缩小,不得更改图形的比例关系和样式。 成都金沙遗址出土大量金质文物,古蜀王喜欢用黄金装点自己的生活。当然黄金在古代并不是古蜀人的专爱,历史学家说过,希腊和罗马的历史就记载在黄金上。黄金是人类较早发现和利用的贵金属,因其稀有而倍显珍贵。黄金在中国自古以来被视为五金之首,称为“金属之王”。黄金的颜色最是吸引人,金黄色之美同阳光一般灿烂。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古蜀太阳神鸟金箔。 被称为“太阳神鸟”的金箔,是一领圆环形的箔饰,外径12.5厘米,内径5.29厘米,厚度为2微米,重约20克。太阳神鸟图像如同是一幅现代剪纸,图案规整,构图严谨,非常精美,非常耀眼。 金箔采用热锻、锤揲、剪切、打磨、镂空等多种工艺技法,以简练和生动的图像语言,表现了一幅十分美妙的图景,无论是纹饰的布局结构或是细微末节之处,都是那样一丝不苟。图案纹饰分为内外两层,内层中心镂空,内有十二条弧状齿呈环形排列。外层是四只正在飞翔的鸟形,四鸟首尾相接,环绕在金箔一周。 也许这图案只有一种解释,空灵的中心一定是象征着太阳,弧形齿尖则是象征着太阳四射的光芒。环绕着太阳飞翔的四鸟,它们带着太阳转动。美好的创意,精致的制作,金箔上果真是太阳与太阳鸟图案吗? 金箔上的太阳之形,是一个旋动的天体。智慧的古蜀人,他们想象出太阳是在旋动中升起。旋转的太阳,炫目的光芒,金箔上的太阳,其实是用旋动的光芒衬托出来的,太阳的本体已经隐去。古蜀人的这一种艺术表现,又体现着另类更高更美的境界。 太阳神鸟金箔的外围环飞着四只鸟,让一些学者想到《山海经》中一则神话,“帝俊生中容……使四鸟”,说的是太阳飞速旋转,是四只神鸟托负着在天上飞过。于是研究者相信,金箔形象地展示了这则“金乌负日”古老的神话传说。 太阳在天上由东向西运动,动力何在?古人很自然地想到了鸟,在他们的视线里,只有鸟才有本领在空中翱翔。于是,人们这样想象,一定是会飞翔的鸟带着太阳越过天空,那太阳一定有神鸟相助,它们是阳鸟。 根据《山海经》等古籍所述,古代中国太阳神话中的十日是帝俊与羲和的儿子,它们有人与神的特征,是金乌的化身,是长有三足的乌,会飞的太阳神鸟。神话说十日每天早晨轮流从东方扶桑神树上升起,化作太阳鸟由东向西飞翔,晚上则在西方若木神树上休息。有人说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就是古代蜀人心目中一棵通天神树,是十日神话传说中扶桑与若木的象征。青铜神树分为三层的树枝上共栖息着九只神鸟,大概就是古蜀人想象中太阳精魂日中金乌的形象。 在中国太阳鸟的传说究竟有多么古老,我们至今并不明晰。不过有人认为,仰韶文化彩陶中所绘鸟纹背上有太阳图案,似乎表示着鸟背负着太阳在飞旋,同时还见到鸟居日中的图像,这表明太阳鸟的神话传说在彩陶时代就已经相当完备。这是6000年前的事情,再往前追溯,是否会有更早的太阳鸟神话?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崇拜太阳,是古代蜀人精神生活的重要内容。太阳神鸟金箔纹饰,生动记录了古蜀时代的太阳崇拜,这其中包含的更多信息还有待进一步了解。金沙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以它的神秘和它的精致,再一次展示了古蜀人的智慧与魅力。 这金光闪闪的箔,周回有镂空的四鸟飞翔图形,中间是弧形芒线围绕的太阳旋转图案,将它称作“太阳神鸟”图案,似乎是没有什么疑义了。这是前所未有的发现,是考古人从未见到的艺术奇迹。太阳神鸟金箔上的太阳之形,用12条弧形光芒衬托出旋转的形态,创意独特。太阳的光线本应当是直直的放射形,怎么会用旋转的构图表现呢? 不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旋形是表现力很强且极具魅力的一种图案形式。在更早的史前彩陶上,我们见到许多旋式图案,那旋动的韵律感是那样有力,它们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太阳来。旋转的太阳,炫目的光芒,我们看到现代的广告画和一些标识,也将太阳画成了一个带有光芒的螺旋形,而这样的螺旋形太阳图案早在史前陶器上就能见到。 在甘肃永靖瓦渣嘴遗址出土的的辛店文化彩陶上,将太阳绘成螺旋形,太阳周围的光芒也绘成旋形。台湾台南六甲顶大湖文化遗址,也发现了螺旋式太阳纹陶片,残陶片上分两排刻画着不少于10个旋形太阳图案。在古代青铜器上见到的冏纹,也是一轮旋动的太阳。也许在古代画工的眼中,太阳就是具有这旋转神力的天体,太阳飞速旋转着,连它的光芒也是旋转着放射出来的。 我们还发现大量商周青铜器上的兽面纹,都以各式旋线为地纹。陕西发现的秦代瓦当上,也印有带着旋形光芒的太阳纹。我们也看到魏晋时代彩绘画像砖上的女娲手举的月亮中绘一蟾蜍,蟾蜍绘有四足双眼的身体为一非常简略的螺旋形。 彩陶之旋,神面之旋,日月之旋,在这些旋动的节律中,我们对这古今一脉相传的认知方式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许这样的艺术品并不是古代东方所独有的创造。美洲古代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神徽,太阳中心的鸟身,也有一个旋动的螺旋形,它也是太阳旋飞的标志。 我们很难明白远古时代的人们是如何想象到了太阳运行的规则,我们更惊奇的是一种超时代的艺术表现,现代人还是不时地画出这样的酷太阳来,现代广告、商标乃至儿童绘画,常将太阳绘作旋形的模样,这是今人的旋纹情结,也是古人旋纹情结的延伸,也可以看作是古代太阳崇拜观念的历史延伸。 天体都是以旋转的方式运行的,以现代人对天文学的认识描绘出天体的旋转形态是很自然的,但是我们的先人在4000多年前就开始用我们今天的方式图绘日月的旋转,如果不是他们已经有了同我们一样的认识,那可能就不会有这些旋转的日月图形留存到今天。人类应当很早就想象到日月是以旋转的方式运行的,旋形日月图不仅表现了两大天体的形态,而且更形象地表现了它们运行的状态。 太阳神鸟金箔由图案构思上看,是要表现一种旋转的状态。这是一种特别的创意,是一种非凡的创意。我们知道,在圆周上艺术地表现出循环往复的意境,在平面图像中表现出认同的动感,这在3000年前的时代应当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因为在此之前陶器与铜器制作中成熟的装饰工艺,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器物表面纹饰呈现出的律动感,在史前时代并不鲜见,但像太阳神鸟金箔图案上运用纹饰间的互衬互动表现主题,却是在金沙人之先还不曾见过的独特的艺术创意。 金箔上的太阳图形,是间接地用向右旋转的芒弧衬托出来的,形成一轮无形的太阳,构思非常巧妙,也十分罕见。旋转的太阳图形,在其他一些时代更早的文物上也曾见到过,有的绘成太阳本体的旋转,也有的用弧线的光芒表示。太阳神鸟金箔图案不仅用芒弧表现太阳向右的旋转,而且还以四鸟的反向运用作为衬托,加强了太阳旋动的视觉效果。图案外圈四鸟的左旋,与内圈12芒尖的右旋,形成一种动态的对比,互衬中出现互动的效果,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 人类对天体运行的观察,应当是在史前时代就开始了,《春秋纬·元命苞》说“天左旋,地右动”,未必就没有包纳史前的认识成果。中国古代天文学关于天体运行方式的描述,有左旋说和右旋说的分歧,以地球为静止状态的观察,所观察到的天体运行为“视运行”。视运行就是直观的体验,不论体验到左旋还是右旋,天体的旋动是无疑的,这种体验最早未必不是出现在史前。 回过头来再看看金沙太阳神鸟金箔上的旋形太阳光芒,觉得它表现的也应是太阳旋转的状态,古蜀人对太阳运行的方式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想,他们一定知道或者接受了天体旋转运行的知识。 金沙太阳神鸟金箔外围图案中的四只飞鸟,一定就是神话中所说的阳鸟。我们或者可以这样设想,古代的那些工匠和画工们,一定是在这样的神话中得到了创作的灵感:太阳每天在不停运行,是神鸟带着太阳在飞翔。许多民族都以为只有飞鸟才是太阳的使者,作为太阳使者的各种神鸟形象飞遍世界,它们深深烙印在人们的脑海里。在现代的一些艺术品中,也能见到神话中太阳鸟的形象,都是古代留传下来的艺术传统。 阳鸟虽然是神话中的神鸟,但一定有神话创作的原型,那它究竟是以什么鸟为原型的呢?古蜀人在金箔上表现的阳鸟,它的原型又是什么鸟呢? 在阳光下繁衍生息的史前人类,他们以最虔诚的心灵,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向未知的世界表达纯洁的心声。无限的宇宙,神秘的苍穹,光明的太阳,孕育人类的生命,塑造人类的灵魂。那翱翔天际的鸟儿们,是最有资格接近太阳的使者,只有它们才能将人类的虔诚与感戴传递给万能的太阳。于是在太阳崇拜出现之时,可能就有了太阳鸟崇拜。 看着金沙金箔上的四鸟图形,长长的脖颈,尖尖的利喙,壮壮的双爪,这是何鸟?这似乎就是水鸟鱼鹰,它在古时叫凫鹥,我们现在称它作鹭鸶或鸬鹚。 蜀人先王有以“鱼凫”为号者,也许是以太阳神和太阳鸟自居呢。鱼凫就是水鸟鱼鹰,在古蜀人心中,也许那就是太阳神。也难怪在出土的蜀王金杖和金带上,都能见到鱼凫的图像,那是古蜀人顶礼膜拜的偶像。崇拜鸟和崇拜太阳,是古蜀人各部族的共同信仰。崇奉太阳是古蜀人不变的信仰。古蜀人有自己特别的阳鸟,它就是鱼凫,是健美的鱼鹰。古蜀人对并不能多见的太阳怀有特别的感情,他们对心中的太阳鸟也怀有特别的感情,他们多么希望阳鸟能天天载着太阳飞翔啊!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现代蜡染太阳鸟图 太阳崇拜曾经是人类共有的信仰,在古代社会里,太阳鸟是无处不有的精灵。不仅在古代中国,在世界上很多民族中都曾经奉行过太阳鸟崇拜。 古埃及的日神霍鲁斯神和拉神,都是雄鹰模样。公元前14世纪太阳神崇拜成了古埃及的国教,雄鹰成了太阳的使者。太阳神拉常常与以鹰为形象的霍鲁斯相结合,霍鲁斯被视为太阳神。在一些古埃及的绘画中,霍鲁斯被描绘一只头佩日轮的鹰,或一个戴有王冠的鹰头人。 玛雅人的太阳神庙里,有乌鸦和啄木鸟的身影。美洲其他民族的太阳鸟还有鹰、鸮、天鹅、啄木鸟、乌鸦、凯察尔鸟等。中美洲飞鹰族的族徽图像呈圆形,外围是象征万道光芒的短线,内部为一只飞鹰。美洲印第安人把太阳视为“活的精灵”。面对奔走不息的太阳和翱翔有力的鹰隼,印第安人很自然地把它们结合在一起。在美洲太阳鹰崇拜普遍存在,中美洲的太阳鸟也叫凯察尔鸟。 欧洲古代传说的太阳鸟有天鹅和鹰隼。在古代波斯帝国,也以鹰鸟作为太阳的象征。鹰隼飞旋,它飞得那么高那么远,它好像就在太阳中飞翔。它被古人当作太阳的使者,传达着太阳的信息。鹰的力量就像太阳一样,征服了古人的灵魂,他们把对鹰的崇拜和太阳的崇拜联系到一起。 在印度和东南亚,人们认为有一种巨鹰兼百鸟之王叫迦卢荼,总是把它和太阳联系在一起,作为太阳初生和死后生命的象征。鹰隼被古人当作太阳的使者,传达着太阳的信息。鹰的力量就像太阳一样,征服了古人的灵魂,他们把对鹰的崇拜和太阳的崇拜联系到一起。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金箔是古蜀人最伟大的艺术作品之一,也是古蜀文化精髓的体现。虽然我们并不能确切得知太阳神鸟金箔作器的本来面目,也不能知晓原器的用途,但我们一点也不会怀疑太阳神鸟金箔不仅喻义深邃,艺术构图也十分完美。 金沙的太阳神鸟金箔图案确实非常完美,但这种完美是如何体现出来的,我们了解得并不多。金沙太阳神鸟金箔由图案构思上看,是要表现一种旋转的状态,这个目的显然是达到了,从设计上说是非常成功的。 金箔的图案虽然有完美的设计,却并不是如以往人们想象的那样是采用模具制成。这是一件凭着精巧十指制作出来的艺术品,它的制作体现了古蜀时代所拥有的高超的工艺水准。金箔的外形,看起来是一个比较规整的圆形。金箔内空亦大体为正圆之形,相对芒尖之间的距离相等,表明金箔最初开料大致为一圆环形。这圆环孔径5.29厘米,与金沙多数环璧类玉器内径规格相近,大盘环璧内径在5~6厘米之间。粗略观察,太阳神鸟金箔图案的4鸟在圆环上的分布均衡对称。量度结果显示,太阳神鸟金箔图案除外圈飞鸟在作法上采用了严格的四等分方法和芒底落于同心圆轨道外,图案切割并没有太严格的设计。四鸟的本体在尺度上有许多细微差别,12芒弧的大小与排列也欠匀称。太阳神鸟金箔不仅展示出古蜀国深邃的文化底蕴,也展示出古蜀时代高超的工艺技巧。这是凭着精巧十指制作出来的艺术品,从精巧的工艺,可以窥见精巧的思维和精致的文化。 真不知最早是何人突发奇想,将金子捶成薄薄的箔,让有限的金光绽放到千倍万倍之大。以小变大胜大,以少变多胜多,将金子变成箔,想到这一点就不容易,做到就更不容易了。 金箔技术很早便已经相当成熟,商周时期中原地区除了见到一些装饰类金器,也有少量金箔之类,主要是附着于其他漆器、铜器以及建筑钩件上的装饰。古蜀王国的金器,在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多是金箔制品,一些研究者以为与中原地区应属同一体系,主要是因为它的年代稍晚于中原。认为成都平原的黄金工艺很可能如同青铜工艺一样,也是从中原辗转传入。 不过也不能否认,古蜀金器在成形器物的种类及出土的数量,都要明显超过中原地区,在工艺技术方面也显现出独到之处。今后也未必不会发现年代更早的古蜀金箔,谁早谁晚现在还不是下最后结论的时候。 早期金器制作工艺分锻打和捶揲两种技术,中原早期黄金制品多采用捶揲技术,成品都是金箔。古蜀金器也均采用捶揲技术,成品也是金箔制品。两者之间的明显区别是,后者常有纹饰图案,与北方和中原地区光素无纹不同。古蜀金箔使用了錾刻、模冲、刻镂技术,如金杖和冠饰所见图案纹饰,不仅是古蜀也是国内发现的金器中最早的錾刻工艺标本。金沙遗址的金人面像,有人认为采用了模冲工艺。刻镂工艺在古蜀金器中较多运用,三星堆和金沙见到的许多金箔都使用了这一工艺。 古代金箔工艺的出现,是古人认识到黄金良好自然延展性能的结果。包金和贴金工艺的成熟,促成了金箔技术的不断提升。包金是利用金箔自身的包裹力罩于器具之外,贴金是借助黏合剂将金箔粘贴在器具表面。古蜀贴金工艺比较流行。三星堆金箔铜像用的是生漆作黏合剂。现代民间传统贴金工艺所用的黏贴剂,主要是树脂类如生漆和桐油等。金沙的金箔制品,许多应当采用了贴金工艺,使用生物黏接剂黏合。 箔,通常指称一些金属制成的薄片,如金箔、银箔、铜箔,以金箔的制作工艺最为复杂。黄金具有良好的延展性,一两纯金能锤成万分之一毫米厚、面积为16.2平方米的金箔。古代制箔之法,是先将黄金提纯,捶打成小小的金叶,再夹在用煤油熏炼成的乌金纸里,又反复锤打约一日,金叶就变成了薄薄的金箔。 传统工艺制作金箔,要经十多道工序,下条、拍叶、做捻子、打开子、出具、切金箔,一点都不能马虎。金箔的传统工艺至今还保留在一些作坊里,抽出的金箔薄如蝉翼、软似绸缎,所以民间又有一两黄金打出的金箔能覆盖一亩三分地的说法。现代金箔生产仍有一些工艺机器无法替代,最重要的是乌金纸,用乌金纸包好金片,通过几万次锻打制成0.12微米厚的金箔,要求乌金纸耐冲击、耐高温。 现代金箔制作融入了现代科技,使用的辅材和设备都已大大革新,产量和质量均大幅提高。经过长期发展,金箔工艺越来越成熟,金箔工艺有了申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动议,古老的工艺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太阳带给古蜀人灵感,太阳神鸟金箔又将这灵感传达给当代,愿文化遗产保护就像这金光灿灿的标志一样,像太阳一样,光芒永存。

主讲人:金沙遗址博物馆副馆长、副研究员 朱章义 黄金,华贵雍容,色泽富丽,从古至今受到人们的珍爱。黄金的硬度不高,柔韧性却极好,容易加工成各种贵重的饰件或器皿。到了商代,中国北方地区、中原地区、西南地区都相继出现了金器。图片 4 其中,在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尤为珍贵,2005年8月16日,“太阳神鸟”金箔图案从1600余件候选图案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它以其神秘和精致,展示了古蜀人的智慧与魅力。 古蜀金沙:一个崇尚黄金的民族 在金沙遗址博物馆,你可能会发现,很多古蜀国的重器如“太阳神鸟”金箔、金冠带、金面具等都是以黄金制作的,金沙遗址现已出土金器200余件,其数量与种类都是中国同时期发现之最。 何以金沙遗址出土如此之多的金器? 我们知道,在中原和北方地区的商周文化中,青铜器十分流行,象征国家最高权力的是用青铜制成的“九鼎”,黄金制品不仅出土数量很少,且居于十分次要的地位,基本为装饰品。 与此相反,金器在古蜀文化中是却另一番景象,象金杖、金冠带都是国家最高权力的象征,黄金制品在古蜀文化中具有极高、极优越的地位,甚至超过青铜器。在金器出土数量和使用方面的差别,反映了古蜀人与其它地区的人们对黄金制品具有不同的价值观念,正因为古蜀人对黄金的崇尚,才有了今天我们在金沙遗址发现的如此众多的精美黄金制品。 金沙遗址出土了这么多的金器,对黄金的需求量一定很大,那么, 这些黄金是从哪里来的呢? 通过对金器的化学成份分析,金沙遗址出土的金器都是用自然砂金加工而成。 早期的采金技术,一般都是“沙里淘金”。地质调查证实,黄金矿藏在四川盆地西北部和盆地周缘有广泛的分布,矿石种类以砂金为主。在盆地西、北周缘的大江大河及其支流的河谷地带,尤其是河谷由窄变宽处、转弯处和支流交汇处,往往都是砂金富集的地方,如涪江的平武古城矿区、白龙江的青川白水矿区、嘉陵江的广元水磨矿区等。 此外,在川西高原的岷江、大渡河、雅砻江的一些地段,也有品位很好的金矿分布,这些金矿可能是金沙遗址金器原料的来源地。 太阳神鸟:一件三千年前的艺术品 2001年2月25日,在位于成都市区西北金沙村的考古工地上,一块直径约10厘米的小泥块引起了现场考古学家的注意,在这个不起眼的泥土中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个小金角,阳光下显得尤其耀眼,考古学家们用竹片和油漆刷小心翼翼地剥落了泥块外层的松土,泥块包裹的金块终于全部清理出来,已被揉成一团,不能辨识器型。 随后经过文物保护人员进一步的清理工作及药水浸泡后,工作人员用镊子轻轻地展开金箔,它终于露出了“真容”。金箔外轮廓为圆形,图案可分为内外两层,均采用镂空的方式来表现。 内层图案为等距分布的十二芒太阳纹;外层图案由四只等距分布相同的鸟构成。这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神话传说中的太阳和神鸟,因此,考古学家们将其定名为“太阳神鸟”金箔。 经测量该金箔重20克,外径12.5厘米,内径5.29厘米,厚0.02厘米,其含金量高达94.2%,为金沙遗址出土金器中含金量最高。 从“太阳神鸟”金箔残留的痕迹分析,至少采用了热锻、锤揲、剪切、打磨、镂空等多种工艺。 先用自然金热锻成为圆形,然后经过反复的锤揲,使金箔的厚薄基本一致,第三步用剪切的方法去掉外表参差不齐的部分,使其成为一个较为标准的圆形。第四步是在圆形的金箔片表面画出整个图形(包括太阳及光芒和四只鸟),最后根据已画的纹样反复刻划切割形成镂空。 由于切割工具不十分锋利,要实现纹饰图案的镂空,必须进行反复刻划,而且每次的刻划不可能与上次刻划的线条完全重合,以至于在太阳的光芒、鸟的四周都留下了大量的多次刻划的痕迹与细小的褶皱。正是因为其经过上述多道工序而成,因此,太阳的光芒的长短、大小略有出入,四只鸟的细部也有极小差异。也正因为如此,“太阳神鸟”金箔才更有动感和生命力。 如此薄的金箔不能作为单独器物来使用,应是贴附于其它质地器物(很可能是红色的漆器)上作为装饰。但遗憾的是,出土文物中尚未发现有此类器物,至今,考古学家们对“太阳神鸟”金箔的用途仍无法解答。 精美绝伦的“太阳神鸟”金箔构图严谨、线条流畅、极富韵律,充满强烈的动感,四只展翅飞翔的神鸟围绕着太阳生生不息、循环往复的飞翔,寓意深远,它不仅是是古代人民深邃的哲学宗教思想、丰富的想象力的体现,更是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精湛工艺水平的完美结合,是古蜀黄金工艺辉煌成就的代表。在今天的人们看来,“太阳神鸟”金箔仍是一件极为精美的艺术品。 阳鸟飞翔:一曲太阳和凤凰的颂歌 “太阳神鸟”金箔出土于金沙遗址祭祀区内,这里是古蜀王国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约公元前1200—前650年)一处专用的滨河祭祀场所,面积约15000平方米,目前已经出土了金、铜、玉、石、漆木器等6000余件,还有数以吨计的象牙、数千枚野猪獠牙、鹿角和陶器等。在祭祀区内还发现了九个成方形、排列整齐的柱洞,据专家研究,此处很可能就是金沙先民举行祭日仪式的祭台。 “太阳神鸟”金箔出现于如此神圣的场所,其自身必定承载着古蜀人对于自然的无穷想象及丰富的文化内涵,也是古蜀先民远古太阳崇拜文化的缩影。 古蜀金沙先民将太阳和鸟刻划在一起有何意义呢? 目前,对金箔上的图案可有两种解释:一是认为旋转的火球是太阳神,围绕着它的四只鸟是中国古代神话中太阳神的四个使者,并寓意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二是旋转的火球是太阳,四只鸟是托负太阳在天上运行的神鸟,该图案所表现的就是“金乌负日”这一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传说中国古代天上有十个太阳,是帝俊与羲和所生,他们住在东方汤谷的扶桑树上,太阳被金乌所背负,一只返回后另一只又接着出去,每天轮流着从东方的扶桑飞向西方的若木。汉代画像砖上发现的太阳形象就是一只鸟背着一轮圆日作飞翔状。 大多数学者都赞同第二种解释,认为“太阳神鸟”金箔就是对“金乌负日”的古代传说的最好印证。当古人对自然现象无法作出解释时,便认为有一个超自然的神灵在支配世界,人的活动受制于、听命于神的意志,因而产生一种崇拜,人们必须通过虔诚的祭祀活动与神灵沟通,表达人的愿望,领受神的旨意,祈求神的庇护,以达到驱灾祛魔,诸事顺利的目的。 “太阳神鸟”金箔表现了古蜀人对太阳和鸟的崇拜,是研究古蜀国宗教祭祀活动和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的重要物证,表达了远古先民对太阳孜孜不倦的追求,对光明不间断的向往。 经过多年的考古发现证明,对太阳和阳鸟的崇拜是古蜀族千百年来传承的古老习俗。古蜀文化中也发现了大量反映太阳和阳鸟崇拜的遗物,如三星堆遗址出土的铜太阳形器、栖息有九只鸟的青铜神树等。 在金沙遗址,这种信仰体现得尤为清晰,除“太阳神鸟”金箔外,金沙遗址出土的青铜立人头上戴着太阳帽,俨如光明的使者或太阳神的化身出现在祭祀活动中;带柄铜璧上首尾相接的三只神鸟图案与“太阳神鸟”金饰一样,是古蜀人太阳和阳鸟崇拜的真实写照,此外还有一些独立的鸟形文物,充分表达出古蜀人对太阳和阳鸟的崇奉与爱戴是多么的强烈与执著。 古蜀国的王族号也与太阳有关,古蜀最后一个王族号为“开明”,“开明”本来就是与太阳升起密切相关的词汇,开明王族的家族墓地——商业街船棺墓的棺木上也刻划有与太阳崇拜相关的图案。所以,东晋时期的常璩才将他的四川地方志书称之为《华阳国志》。 崇拜太阳:一出世界的古老礼则 金碧辉煌的太阳,亘古以来,就辉映着地球,滋润着万物生长,古代民族不能理解太阳的奥秘,以为太阳具有能使万物复苏、生长的超自然力量,于是敬仰太阳,崇拜太阳,并创造出了难以计数的令人激动不已的太阳神话。 对太阳的崇拜是中华各民族共有的习俗。“夸父追日”、“后羿射日”的神话传说、乃至于三皇、五帝和秦汉以后最高统治者的称号,都与太阳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国古代最晚于尧舜时期,部落联盟就有了固定的崇拜日神仪式,历经商周时期的发展,至汉代逐渐完善,从此历朝历代都遵循成例,对太阳的盛大祭典不曾含糊。 考古资料中也有大量的实物证明,从北到南,由东到西,从远古到近代都发现有与太阳相关的文物。在史前岩画上,各种不规则的圆圈周围布满了长短不一的放射线条,这是远古先民心中的太阳;在江南河姆渡遗址,人们精心创造出了两只鸟护卫着太阳的图案,今人为之取名为“双凤朝阳”。 在黄河上中游,新石器时代的居民就将太阳的形象以各种方式绘制在彩陶上,记录了许多古老的太阳神话;在黄河下游,大汶口遗址出土的陶尊上刻划了与太阳有关的符号;在中原地区,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陶方鼎有呈旋转状的太阳纹;在南方民族地区出土的许多铜鼓鼓面的中心也常常铸出一轮带着光芒的太阳;在汉唐墓葬的壁面或穹顶上,人们用壁画的形式来表达对太阳的崇拜。 太阳也是世界很多古代民族的崇拜对象,在世界古代文明发源地之一的埃及,他们的大多数神祗都与太阳有关,其中第一个被推为全埃及之神的“霍鲁斯”就是太阳神;从第五王朝开始,埃及的法老就将自己认定为太阳神的子嗣,以此来表示自己出身的尊崇。 在古希腊的神话中,众所周知的阿波罗是太阳神的化身,也是万能之神。传说每日黎明,阿波罗就会登上太阳金车,拉着缰绳,高举神鞭,巡视大地,为人类送来光明和温暖。 在印度,吠陀时期至高无上的“因陀罗”,是被尊为太阳与光明之主的天神。在古玛雅文化中,有巍峨壮观的太阳神庙。西亚苏美尔时期出现的美索不达米亚地区人们共同尊崇的三神之首“安努”,据说也是上天的化身,以后该地区所有神祗更全都与天上的星辰发生了联系,其中为全国崇奉的“沙玛什”语意就是太阳。 资料链接:“太阳神鸟”成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 宇宙大地因为有了太阳的普照,使世间万物呈现出无限生机。对太阳和太阳神的崇拜是世界上许多民族历史上所共有的。十二道太阳光芒与四鸟的“十二”与“四”是中国文化经常使用的数字,诸如十二个月、十二生肖、四季、四方等等,表达了先民们对自然规律的深刻认识。 环绕太阳飞翔的四只神鸟,反映了先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体现了自由、美好、团结向上的寓意。而整体完美的圆形图案寓意民族团结、和谐包容,圆形的围合也体现了保护的概念。因此“太阳神鸟”金饰图案从1600余件候选图案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 成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的太阳神鸟金饰图案为四鸟绕日图,遗产标志上方采用简体中文“中国文化遗产”;下方采用汉语拼音“ZHONG GUO WEN HUA YI CHAN”,民族自治地方可使用当地少数民族文字,在对外交往工作中可使用英文“CHINA CULTURAL HERITAGE”或其他国家文字。 此外,中国文化遗产标志标准色彩为金色,也可根据不同需要使用其他颜色。而其核心的金饰文物图案,除了配合文字使用外还可以单独使用。 趣味阅读:为什么古人会把鸟和太阳联系起来呢? 鸟,在空中任意翱翔,给人类以无限的遐想。在空中飞翔一直是人类的梦想,直到20世纪,人类制造出了飞机才变为现实。在古代,鸟崇拜在世界各地的古代民族中广泛存在。《诗·商颂》中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记载的就是商人的始祖——契诞生的神话故事。 古代民族往往将鸟和太阳联系在一起,如古埃及的鹰神荷拉斯即为太阳神,中美洲马雅人的太阳神也与乌鸦相连结。这或许是因为太阳没有鸟一样的翅膀,何以东升西落?在古人看来,太阳的运动一定是靠鸟的飞行来完成的。将鸟和太阳联系得最紧密与持久者则是中国的古代神话传说,如众所周知的“金乌负日”。 为什么古人又会将乌鸦和太阳联系在一起呢?有学者认为这是由于古人观察到太阳中有黑子,而乌鸦色黑的缘故。(本文由金沙遗址博物馆供稿,并获得授权)

 

  王仁湘 1950年出生,湖北天门人。长期供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任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理事,中国考古学会公共考古专业指导委员会主任,曾任边疆考古中心主任。曾主持发掘了若干重要古代遗址,其中西藏拉萨曲贡遗址和青海民和喇家遗址先后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项目。对中国史前考古有较为全面的研究,饮食文化考古研究也有建树。

 

  有3000年前金箔上的太阳神鸟图案,我们就这样拥有了3000年后今天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这太阳神鸟图案,是古蜀人留给今人的珍贵艺术遗产,解读它,理解它,也自然成了研究者们的一个重要课题。

 

  我们的时代,已经是一个崇尚标志的时代。在现代都市,张开眼睛一望,你很容易见到一个又一个的图形标识,这就是logo。

 

  在现代社会,标志并不仅仅是企业形象的写照,它还深入到各个领域。一个行业协会,一个团体机构,一所学校,一个非营利组织,甚至是一个商品,都有可能设计有这样的标识,都可以拥有自己特定的logo。

 

  随着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发展,也需要一个象征性标志来作为号召。有关机构,许多的学者,都开动脑筋,要设计出一个理想的文化遗产保护标志。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设计方案要在广泛的层面得到认同,可不是随便一个什么图案就可以取来做标志的。既然是设计文化遗产保护标志,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由现成的文物图像上提取典型元素进行设计。这个思路是对的,不过文物资料也实在是太丰富了,前后有成百上千文物图案提炼成的图案可供选择,而成都金沙村出土古蜀时代金箔上的太阳神鸟图案,很自然地成为了标志的首选图案。

 

  国家文物局已经正式公布采用金沙“四鸟绕日”金箔图案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公告说“太阳神鸟图案表达着追求光明、团结奋进、和谐包容的精神寓意,而且构图严谨、线条流畅、极富美感,是古代人民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丰富的想象力、非凡的艺术创造力和精湛的工艺水平的完美结合。它的造型精练、简洁,具有较好的徽识特征”。

图片 5

国家文物局颁布的中国文化遗产标志  

  国家文物局最终确定中国文化遗产标志上方采用简体中文“中国文化遗产”;下方采用汉语拼音“ZHONGGUOWENHUAYICHAN”,或者用英文“CHINACULTURALHERITAGE”。标志的标准色彩为金色,也可根据不同需要使用其他颜色。标志核心位置的金饰文物图案,除配合文字使用外也可单独使用。国家文物局2006年2月发布《中国文化遗产标志管理办法》的通知,规定使用中国文化遗产标志,应当根据颁布的式样,按比例放大或缩小,不得更改图形的比例关系和样式。

 

  成都金沙遗址出土大量金质文物,古蜀王喜欢用黄金装点自己的生活。当然黄金在古代并不是古蜀人的专爱,历史学家说过,希腊和罗马的历史就记载在黄金上。黄金是人类较早发现和利用的贵金属,因其稀有而倍显珍贵。黄金在中国自古以来被视为五金之首,称为“金属之王”。黄金的颜色最是吸引人,金黄色之美同阳光一般灿烂。

 

  被称为“太阳神鸟”的金箔,是一领圆环形的箔饰,外径12.5厘米,内径5.29厘米,厚度为2微米,重约20克。太阳神鸟图像如同是一幅现代剪纸,图案规整,构图严谨,非常精美,非常耀眼。

图片 6

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古蜀太阳神鸟金箔。  

  金箔采用热锻、锤揲、剪切、打磨、镂空等多种工艺技法,以简练和生动的图像语言,表现了一幅十分美妙的图景,无论是纹饰的布局结构或是细微末节之处,都是那样一丝不苟。图案纹饰分为内外两层,内层中心镂空,内有十二条弧状齿呈环形排列。外层是四只正在飞翔的鸟形,四鸟首尾相接,环绕在金箔一周。

 

  也许这图案只有一种解释,空灵的中心一定是象征着太阳,弧形齿尖则是象征着太阳四射的光芒。环绕着太阳飞翔的四鸟,它们带着太阳转动。美好的创意,精致的制作,金箔上果真是太阳与太阳鸟图案吗?

 

  金箔上的太阳之形,是一个旋动的天体。智慧的古蜀人,他们想象出太阳是在旋动中升起。旋转的太阳,炫目的光芒,金箔上的太阳,其实是用旋动的光芒衬托出来的,太阳的本体已经隐去。古蜀人的这一种艺术表现,又体现着另类更高更美的境界。

 

  太阳神鸟金箔的外围环飞着四只鸟,让一些学者想到《山海经》中一则神话,“帝俊生中容……使四鸟”,说的是太阳飞速旋转,是四只神鸟托负着在天上飞过。于是研究者相信,金箔形象地展示了这则“金乌负日”古老的神话传说。

 

  太阳在天上由东向西运动,动力何在?古人很自然地想到了鸟,在他们的视线里,只有鸟才有本领在空中翱翔。于是,人们这样想象,一定是会飞翔的鸟带着太阳越过天空,那太阳一定有神鸟相助,它们是阳鸟。

 

  根据《山海经》等古籍所述,古代中国太阳神话中的十日是帝俊与羲和的儿子,它们有人与神的特征,是金乌的化身,是长有三足的乌,会飞的太阳神鸟。神话说十日每天早晨轮流从东方扶桑神树上升起,化作太阳鸟由东向西飞翔,晚上则在西方若木神树上休息。有人说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就是古代蜀人心目中一棵通天神树,是十日神话传说中扶桑与若木的象征。青铜神树分为三层的树枝上共栖息着九只神鸟,大概就是古蜀人想象中太阳精魂日中金乌的形象。

 

  在中国太阳鸟的传说究竟有多么古老,我们至今并不明晰。不过有人认为,仰韶文化彩陶中所绘鸟纹背上有太阳图案,似乎表示着鸟背负着太阳在飞旋,同时还见到鸟居日中的图像,这表明太阳鸟的神话传说在彩陶时代就已经相当完备。这是6000年前的事情,再往前追溯,是否会有更早的太阳鸟神话?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

 

  崇拜太阳,是古代蜀人精神生活的重要内容。太阳神鸟金箔纹饰,生动记录了古蜀时代的太阳崇拜,这其中包含的更多信息还有待进一步了解。金沙出土的太阳神鸟金箔,以它的神秘和它的精致,再一次展示了古蜀人的智慧与魅力。

 

  这金光闪闪的箔,周回有镂空的四鸟飞翔图形,中间是弧形芒线围绕的太阳旋转图案,将它称作“太阳神鸟”图案,似乎是没有什么疑义了。这是前所未有的发现,是考古人从未见到的艺术奇迹。太阳神鸟金箔上的太阳之形,用12条弧形光芒衬托出旋转的形态,创意独特。太阳的光线本应当是直直的放射形,怎么会用旋转的构图表现呢?

 

  不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旋形是表现力很强且极具魅力的一种图案形式。在更早的史前彩陶上,我们见到许多旋式图案,那旋动的韵律感是那样有力,它们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太阳来。旋转的太阳,炫目的光芒,我们看到现代的广告画和一些标识,也将太阳画成了一个带有光芒的螺旋形,而这样的螺旋形太阳图案早在史前陶器上就能见到。

 

  在甘肃永靖瓦渣嘴遗址出土的的辛店文化彩陶上,将太阳绘成螺旋形,太阳周围的光芒也绘成旋形。台湾台南六甲顶大湖文化遗址,也发现了螺旋式太阳纹陶片,残陶片上分两排刻画着不少于10个旋形太阳图案。在古代青铜器上见到的冏纹,也是一轮旋动的太阳。也许在古代画工的眼中,太阳就是具有这旋转神力的天体,太阳飞速旋转着,连它的光芒也是旋转着放射出来的。

 

  我们还发现大量商周青铜器上的兽面纹,都以各式旋线(回纹)为地纹。陕西发现的秦代瓦当上,也印有带着旋形光芒的太阳纹。我们也看到魏晋时代彩绘画像砖上的女娲手举的月亮中绘一蟾蜍,蟾蜍绘有四足双眼的身体为一非常简略的螺旋形。

 

  彩陶之旋,神面之旋,日月之旋,在这些旋动的节律中,我们对这古今一脉相传的认知方式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许这样的艺术品并不是古代东方所独有的创造。美洲古代阿兹特克人的太阳神徽,太阳中心的鸟身,也有一个旋动的螺旋形,它也是太阳旋飞的标志。

 

  我们很难明白远古时代的人们是如何想象到了太阳运行的规则,我们更惊奇的是一种超时代的艺术表现,现代人还是不时地画出这样的酷太阳来,现代广告、商标乃至儿童绘画,常将太阳绘作旋形的模样,这是今人的旋纹情结,也是古人旋纹情结的延伸,也可以看作是古代太阳崇拜观念的历史延伸。

 

  天体都是以旋转的方式运行的,以现代人对天文学的认识描绘出天体的旋转形态是很自然的,但是我们的先人在4000多年前就开始用我们今天的方式图绘日月的旋转,如果不是他们已经有了同我们一样的认识,那可能就不会有这些旋转的日月图形留存到今天。人类应当很早就想象到日月是以旋转的方式运行的,旋形日月图不仅表现了两大天体的形态,而且更形象地表现了它们运行的状态。

 

  太阳神鸟金箔由图案构思上看,是要表现一种旋转的状态。这是一种特别的创意,是一种非凡的创意。我们知道,在圆周上艺术地表现出循环往复的意境,在平面图像中表现出认同的动感,这在3000年前的时代应当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因为在此之前陶器与铜器制作中成熟的装饰工艺,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器物表面纹饰呈现出的律动感,在史前时代并不鲜见,但像太阳神鸟金箔图案上运用纹饰间的互衬互动表现主题,却是在金沙人之先还不曾见过的独特的艺术创意。

 

  金箔上的太阳图形,是间接地用向右旋转的芒弧衬托出来的,形成一轮无形的太阳,构思非常巧妙,也十分罕见。旋转的太阳图形,在其他一些时代更早的文物上也曾见到过,有的绘成太阳本体的旋转,也有的用弧线的光芒表示。太阳神鸟金箔图案不仅用芒弧表现太阳向右的旋转,而且还以四鸟的反向运用作为衬托,加强了太阳旋动的视觉效果。图案外圈四鸟的左旋,与内圈12芒尖的右旋,形成一种动态的对比,互衬中出现互动的效果,这是一个很好的创意。

 

  人类对天体运行的观察,应当是在史前时代就开始了,《春秋纬·元命苞》说“天左旋,地右动”,未必就没有包纳史前的认识成果。中国古代天文学关于天体运行方式的描述,有左旋说和右旋说的分歧,以地球为静止状态的观察,所观察到的天体运行为“视运行”。视运行就是直观的体验,不论体验到左旋还是右旋,天体的旋动是无疑的,这种体验最早未必不是出现在史前。

 

  回过头来再看看金沙太阳神鸟金箔上的旋形太阳光芒,觉得它表现的也应是太阳旋转的状态,古蜀人对太阳运行的方式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想,他们一定知道或者接受了天体旋转运行的知识。

 

  金沙太阳神鸟金箔外围图案中的四只飞鸟,一定就是神话中所说的阳鸟。我们或者可以这样设想,古代的那些工匠和画工们,一定是在这样的神话中得到了创作的灵感:太阳每天在不停运行,是神鸟带着太阳在飞翔。许多民族都以为只有飞鸟才是太阳的使者,作为太阳使者的各种神鸟形象飞遍世界,它们深深烙印在人们的脑海里。在现代的一些艺术品中,也能见到神话中太阳鸟的形象,都是古代留传下来的艺术传统。

 

  阳鸟虽然是神话中的神鸟,但一定有神话创作的原型,那它究竟是以什么鸟为原型的呢?古蜀人在金箔上表现的阳鸟,它的原型又是什么鸟呢?

 

  在阳光下繁衍生息的史前人类,他们以最虔诚的心灵,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向未知的世界表达纯洁的心声。无限的宇宙,神秘的苍穹,光明的太阳,孕育人类的生命,塑造人类的灵魂。那翱翔天际的鸟儿们,是最有资格接近太阳的使者,只有它们才能将人类的虔诚与感戴传递给万能的太阳。于是在太阳崇拜出现之时,可能就有了太阳鸟崇拜。

 

  看着金沙金箔上的四鸟图形,长长的脖颈,尖尖的利喙,壮壮的双爪,这是何鸟?这似乎就是水鸟鱼鹰,它在古时叫凫鹥,我们现在称它作鹭鸶或鸬鹚。

 

  蜀人先王有以“鱼凫”为号者,也许是以太阳神和太阳鸟自居呢。鱼凫就是水鸟鱼鹰,在古蜀人心中,也许那就是太阳神。也难怪在出土的蜀王金杖和金带上,都能见到鱼凫的图像,那是古蜀人顶礼膜拜的偶像。崇拜鸟和崇拜太阳,是古蜀人各部族的共同信仰。崇奉太阳是古蜀人不变的信仰。古蜀人有自己特别的阳鸟,它就是鱼凫,是健美的鱼鹰。古蜀人对并不能多见的太阳怀有特别的感情,他们对心中的太阳鸟也怀有特别的感情,他们多么希望阳鸟能天天载着太阳飞翔啊!

 

  太阳崇拜曾经是人类共有的信仰,在古代社会里,太阳鸟是无处不有的精灵。不仅在古代中国,在世界上很多民族中都曾经奉行过太阳鸟崇拜。

 

  古埃及的日神霍鲁斯神和拉神,都是雄鹰模样。公元前14世纪太阳神崇拜成了古埃及的国教,雄鹰成了太阳的使者。太阳神拉常常与以鹰为形象的霍鲁斯相结合,霍鲁斯被视为太阳神。在一些古埃及的绘画中,霍鲁斯被描绘一只头佩日轮的鹰,或一个戴有王冠的鹰头人。

 

  玛雅人的太阳神庙里,有乌鸦和啄木鸟的身影。美洲其他民族的太阳鸟还有鹰、鸮、天鹅、啄木鸟、乌鸦、凯察尔鸟等。中美洲飞鹰族的族徽图像呈圆形,外围是象征万道光芒的短线,内部为一只飞鹰。美洲印第安人把太阳视为“活的精灵”。面对奔走不息的太阳和翱翔有力的鹰隼,印第安人很自然地把它们结合在一起。在美洲太阳鹰崇拜普遍存在,中美洲的太阳鸟也叫凯察尔鸟。

 

  欧洲古代传说的太阳鸟有天鹅和鹰隼。在古代波斯帝国,也以鹰鸟作为太阳的象征。鹰隼飞旋,它飞得那么高那么远,它好像就在太阳中飞翔。它被古人当作太阳的使者,传达着太阳的信息。鹰的力量就像太阳一样,征服了古人的灵魂,他们把对鹰的崇拜和太阳的崇拜联系到一起。

 

  在印度和东南亚,人们认为有一种巨鹰兼百鸟之王叫迦卢荼,总是把它和太阳联系在一起,作为太阳初生和死后生命的象征。鹰隼被古人当作太阳的使者,传达着太阳的信息。鹰的力量就像太阳一样,征服了古人的灵魂,他们把对鹰的崇拜和太阳的崇拜联系到一起。

 

  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金箔是古蜀人最伟大的艺术作品之一,也是古蜀文化精髓的体现。虽然我们并不能确切得知太阳神鸟金箔作器的本来面目,也不能知晓原器的用途,但我们一点也不会怀疑太阳神鸟金箔不仅喻义深邃,艺术构图也十分完美。

 

  金沙的太阳神鸟金箔图案确实非常完美,但这种完美是如何体现出来的,我们了解得并不多。金沙太阳神鸟金箔由图案构思上看,是要表现一种旋转的状态,这个目的显然是达到了,从设计上说是非常成功的。

 

  金箔的图案虽然有完美的设计,却并不是如以往人们想象的那样是采用模具制成。这是一件凭着精巧十指制作出来的艺术品,它的制作体现了古蜀时代所拥有的高超的工艺水准。金箔的外形,看起来是一个比较规整的圆形。金箔内空亦大体为正圆之形,相对芒尖之间的距离相等,表明金箔最初开料大致为一圆环形。这圆环孔径5.29厘米,与金沙多数环璧类玉器内径规格相近,大盘环璧内径在5~6厘米之间。粗略观察,太阳神鸟金箔图案的4鸟在圆环上的分布均衡对称。量度结果显示,太阳神鸟金箔图案除外圈飞鸟在作法上采用了严格的四等分方法和芒底落于同心圆轨道外,图案切割并没有太严格的设计。四鸟的本体在尺度上有许多细微差别,12芒弧的大小与排列也欠匀称。太阳神鸟金箔不仅展示出古蜀国深邃的文化底蕴,也展示出古蜀时代高超的工艺技巧。这是凭着精巧十指制作出来的艺术品,从精巧的工艺,可以窥见精巧的思维和精致的文化。

 

  真不知最早是何人突发奇想,将金子捶成薄薄的箔,让有限的金光绽放到千倍万倍之大。以小变大胜大,以少变多胜多,将金子变成箔,想到这一点就不容易,做到就更不容易了。

 

  金箔技术很早便已经相当成熟,商周时期中原地区除了见到一些装饰类金器,也有少量金箔之类,主要是附着于其他漆器、铜器以及建筑钩件上的装饰。古蜀王国的金器,在三星堆和金沙出土的多是金箔制品,一些研究者以为与中原地区应属同一体系,主要是因为它的年代稍晚于中原。认为成都平原的黄金工艺很可能如同青铜工艺一样,也是从中原辗转传入。

 

  不过也不能否认,古蜀金器在成形器物的种类及出土的数量,都要明显超过中原地区,在工艺技术方面也显现出独到之处。今后也未必不会发现年代更早的古蜀金箔,谁早谁晚现在还不是下最后结论的时候。

图片 7
现代蜡染太阳鸟图  

  早期金器制作工艺分锻打和捶揲两种技术,中原早期黄金制品多采用捶揲技术,成品都是金箔。古蜀金器也均采用捶揲技术,成品也是金箔制品。两者之间的明显区别是,后者常有纹饰图案,与北方和中原地区光素无纹不同。古蜀金箔使用了錾刻、模冲、刻镂技术,如金杖和冠饰所见图案纹饰,不仅是古蜀也是国内发现的金器中最早的錾刻工艺标本。金沙遗址的金人面像,有人认为采用了模冲工艺。刻镂工艺在古蜀金器中较多运用,三星堆和金沙见到的许多金箔都使用了这一工艺。

 

  古代金箔工艺的出现,是古人认识到黄金良好自然延展性能的结果。包金和贴金工艺的成熟,促成了金箔技术的不断提升。包金是利用金箔自身的包裹力罩于器具之外,贴金是借助黏合剂将金箔粘贴在器具表面。古蜀贴金工艺比较流行。三星堆金箔铜像用的是生漆作黏合剂。现代民间传统贴金工艺所用的黏贴剂,主要是树脂类如生漆和桐油等。金沙的金箔制品,许多应当采用了贴金工艺,使用生物黏接剂黏合。

 

  箔,通常指称一些金属制成的薄片,如金箔、银箔、铜箔,以金箔的制作工艺最为复杂。黄金具有良好的延展性,一两(31.25克)纯金能锤成万分之一毫米厚、面积为16.2平方米的金箔。古代制箔之法,是先将黄金提纯,捶打成小小的金叶,再夹在用煤油熏炼成的乌金纸里,又反复锤打约一日,金叶就变成了薄薄的金箔。

 

  传统工艺制作金箔,要经十多道工序,下条、拍叶、做捻子、打开子、出具、切金箔,一点都不能马虎。金箔的传统工艺至今还保留在一些作坊里,抽出的金箔薄如蝉翼、软似绸缎,所以民间又有一两黄金打出的金箔能覆盖一亩三分地的说法。现代金箔生产仍有一些工艺机器无法替代,最重要的是乌金纸,用乌金纸包好金片,通过几万次锻打制成0.12微米厚的金箔,要求乌金纸耐冲击、耐高温。

 

  现代金箔制作融入了现代科技,使用的辅材(如乌金纸)和设备都已大大革新,产量和质量均大幅提高。经过长期发展,金箔工艺越来越成熟,金箔工艺有了申报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动议,古老的工艺焕发出了新的活力。

 

  太阳带给古蜀人灵感,太阳神鸟金箔又将这灵感传达给当代,愿文化遗产保护就像这金光灿灿的标志一样,像太阳一样,光芒永存。(本版图片为作者提供)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7年02月05日07版)

(责编:李来玉)

编辑:文物考古 本文来源:太阳神鸟金箔:古蜀人留给今人的艺术遗产

关键词: